綜合物化探勘查 非震油氣勘查 各類固體礦產勘查、評價與開發 區域重力方法技術研究、開發與推廣 物化探測地方方法技術研究、開發與推廣 地質災害危險評估、勘察與施工
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動態 >
我們的職業
作者:陜西地礦第二綜合物探大隊有限公司  發稿日期:2020/1/20 16:24:59

我們的職業

韓要記

“I work in the prospecting industry! (我在找礦行業工作。弊罱陨狭宋靼步淮蟾浇囊粋英語角,每每結識外國友人,我都如此驕傲地介紹自己?粗麄凅@奇得近乎浮夸的臉,我總是故作淡定,心底卻任由那個小人兒胡作非為地嘚瑟:跟礦掛上鉤,非富即貴,更何況,我還是一個與礦掛上鉤的女性!

參加工作以來,經常遇到被詢問職業的尷尬。才開始,我簡而答之:搞地質勘探的。幾乎沒有一個外行人能立刻明白這到底是干什么的。于是乎,我總是手腳并用、聲情并茂地解釋好久,即使這樣,還是不能消除他們臉上的疑云:到底是做什么的嘛!既不是做吃的,也不是做用的,更不是教書育人、治病救人的!往往這個時候,我總是暗自神傷,直恨自己表達能力太差,到底怎么才能讓別人明白我們也是一個人類社會不可缺少、非常高大上的職業呢?

隨著工作的深入,我越來越為自己能有幸成為其中的一員而感到驕傲萬分。

2012年我剛到二物,參加了“陜西省山陽寨子溝一帶銅金多金屬礦普查”項目,根據項目設計要進行中梯掃面,在規定的一個區域內,每隔500米劃一條直線,如果限定這個區域的寬度是5公里的話,那么就有10條這樣長短不一的直線,而這個直線的長度會隨著山體的大小而變化,可能是5.786公里,也有可能是10.0054公里,沒有規律。茫茫秦嶺,何止5千米寬,何止10條直線!項目負責在電腦上就跟指點江山的偉人一樣在水墨山水畫間劃分好區塊后,才到了我們真正意義上的高大上工作。每人每天各占一條線,沿著這條直線又每隔20米做一個定點測量,這是平面內的20米,而在山上,要從20米線段的這個端點爬到那個端點可能就是半天的事!就好比三角形的底邊是20米,不能從底邊直接走,必須要從三角形的這個側邊繞到那個側邊去。三角形的側邊就等于大山的脊背,大山的脊背可沒有三角形側邊平坦,但卻有可能比三角形側邊的傾斜度還要高!倘若這條平面直線是2公里的話,就有100個點要測,就有一百個“三角形”要翻!有時“三角形”的側邊布滿荊棘,深溝,甚至懸崖,我們得繞到“三角形”的里面,避開死角后再往側邊回,常常已是大汗淋漓、精疲力盡了,GPS導航儀上卻還顯示:距離目的地20米!如果今天等到太陽落山,這100個“三角形”還未翻完,那就意味著第二天得繼續從山腳爬到你昨天剛翻完的第89個“三角形”那里,接著把這100個測點的直線走完,白白浪費時間和體力!為了能在一天之內完成一條線上的所有點的測量,必須節省時間!遇到死角必須硬上!那次腰纏大繩,被兩個山里老鄉一前一后、半抱半拖過一個深溝的記憶突然跳出時,總是讓我不寒而栗!那個溝深不見底,剛好半米寬左右,一邊是懸崖,一邊是石頭,石頭縫里倔強地長著刮人臉的細樹枝兒!要過去,必須兩手拽著樹枝兒,穩穩地跨出半米以上的步子,要是剛巧沒跨出半米,那就被懸掛在樹枝上了!等雙手再沒力氣了,或樹枝沒在石頭縫里長牢......實在不敢再想象下去。若是在平時,普通人誰愿意去冒這個風險?不要說過一個深溝了,就是在深溝旁邊往下或往外看一眼,都有可能眩暈到摔下去!所以,每當圈外有人邀我周末登山踏青時,我總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顧,雖然不太禮貌,但當你隨我們走一遭時,你也許就能理解我的不遜了。

作為一名女性,能有如此一番深山老林的歷險經歷,難道不是一件值得佩服的事嗎?每每等我安全度過死角,成功測量到深溝那邊的點位時,即使還未到正午時分,我都要立刻就地而坐,掏出雙肩包里早上出工前準備好的午餐:辣子夾饃,香噴噴地吃起來!吃完再原地一躺,美美地伸個懶腰,在厚厚的枯枝敗葉上留下深深的人體印記!然后再繼續下一個戰點。當一條線上的測點全部做完后,我和同事們一身輕松,對著馬上就要被遠山吞沒的夕陽,沿著坡度較小的山背坐下來,懷抱著儀器,乘著腐爛的枯葉,嗖嗖地往山底滑去。

這就是我們的職業,一個低調得在歷經坎坷也不喊疼的職業;這就是我們的職業,一個高調得只用在電腦屏幕前,根據山上采集回來的數據就能判斷祖國大好河山哪里有豐富礦產資源的職業!

(編輯:周冬莉)

 上一篇:難忘的一件事
 下一篇:無悔的青春 奮斗的二物
日韩免费